【轟出】好事多磨(1)

>ABO

>原創路人OFC


  中和劑的味道刺進感官,轟一手還伏在門把上,他下意識皺了皺鼻頭。

  「啊。」保健室裡的綠谷回頭看向來者,手上提著中和噴霧。「轟同學。」他眨了眨眼說,把透明補充瓶放回架上,轉過身來好整以暇又有些緊張地看他。

  轟放淺了呼吸力度,「復原女孩不在?」他看著空蕩蕩的保健室,隱約見到一旁拉起簾子的病床上躺了人,視線往那一瞥後回到綠谷身上。

  「啊,嗯……」綠谷遲疑地應聲,「放學後有校務會議,去開會了。我剛好在這就幫忙照看一下……」他猛然停下自己的喃喃自語,頓了頓抬頭問轟:「轟同學怎麼了?」為什麼突然來保健室呢?

  轟動了動唇角,沒說話,幾步走到一旁的架上打開櫃子。

  「誒呃……」綠谷不知該不該阻止他。

  「易感期。」他挑出一罐深色的瓶子,看了眼標籤後無聲地把東西放回去。「本來以為是哪裡不舒服,進來聞到中和劑的味道才確定。」

  「這樣啊。」綠谷低聲咕噥,他看著轟把櫃子安靜的闔上,不訝異對方暗示自己性別的舉動。


  在這個超常社會下第二性別就只是男女之別的附屬,不會試圖隱瞞也不被刻意提起,正規使用的醫學藥物也能無副作用的抑制特殊時期。

  何況大多數人都是對信息素不敏感的Beta。綠谷眨了眨眼,他見過的Alpha不多,原來易感期也會帶來不適。他和善的點點頭,「中和劑的味道很不舒服吧,轟同學快出去吧。」

  「嗯。」轟沒張嘴發出一個單音,不知在回覆前句後句。


  一般情況下不會有這麼高濃度的中和劑存在於密閉空間,那個味道會令Alpha倒胃,他看著神色如常的綠谷想,這個有著強大個性的同學不是個Alpha……也是理所當然的。綠谷善良的性格更像對信息素不敏感的Beta一點,隨和友好,時而靦腆害羞。

  那麼,這麼大量的中和噴霧也就為了一件眾人心知肚明的事——驅散Omega發情的味道。病床上有人在休息,正好可以證明這一點。

  轟往門邊走時漫不經心地想,他隨後靠在金屬門軸旁,空氣較於流通的地方。回頭看到綠谷坐在椅子上換手上的繃帶。他的右手在體育祭時傷得嚴重,到現在還是纏繞著一圈又一圈的紗布,裹著怵目驚心的傷痕。

  這個對什麼都很認真又有些笨拙的同學,就像劃破愁雲的一道光,決絕又明朗的來到他眼前。像起始點一樣,在體育祭之後讓自己改變了許多許多。


  看著綠谷擰著表情認真無比地換藥,轟感覺心臟的部位又暖又鼓脹,無奈的把這前所未有的情感歸咎於易感期。

  青春期的Alpha真是麻煩透了,他面無表情的想。受不了中和劑味道帶來的煩躁,又想跟綠谷多說幾句話。

  待他終於完成了手上的工作,抬起頭來發現對方還安靜地待在門邊,嚇了一跳的神情全擺在臉上。「還、還有什麼事嗎?」綠谷訕訕的問道,放學也有段時間了。夕陽爬上窗沿,外頭的走廊空蕩無聲,轟沒有馬上接話。

  空曠的安靜讓綠谷心裡沒底,他吞了口唾沫,想著該繼續等轟的回答還是說點什麼來填補尷尬。

  「你一直都這麼亂來嗎?」轟看著綠谷重新纏上繃帶的右手說。

  「什麼?」綠谷著實愣了一會,迎著轟的視線才領會他的語意,擺了擺手說:「啊,那個……」在當事人面前有點不好意思,他也不知道對方想得到什麼答案,支吾半天還是豁出去了:「歐爾麥特說過的,多管閒事也是英雄的本質啊。」

  「歐爾麥特……」轟喃喃道,「他也說了,我的表情不同以往了。」他看著綠谷說:「吶,謝謝你了。」

  聞言,綠谷在臉上擠出一個笑臉,嘿嘿的笑了兩聲。


  就在轟試著從貧脊空白的腦袋思索該怎麼讓話題延續下去時,一旁病床的簾子被拉開了,是一個黑頭髮的女孩子。她半臥半躺的靠在枕頭上,一臉恍惚的看著兩人,然後眨了眨眼。

  「啊,你是那個……」黑髮女孩抖著手指指向轟,聲音有些沙啞,「英雄科的……!」

  轟沒有回答,體育祭之後他也算是個名人了,在校園裡常被認出來。但自身有一種難以親近的氣質,所以也沒遇過幾個人前來搭訕。他看見綠谷對那個女生說:「復原女孩去開會了,應該晚點就會回來……」

  「請、請問,可以採訪你嗎!」那女孩沒有理會綠谷的話,一個勁的看著門邊的轟,激動地從床上蹦起。「我是經營科的,你之前的比賽都讓我印象深刻,拜、拜託!」

  轟冷著臉色未給任何回話,他注意到綠谷的神情有點糟糕,雖然是個好好先生,但被這麼誇張的無視果然也是會不悅的……

  並不然。


  敏銳的Alpha一下就捕捉到了信息素的味道,明顯的Omega氣息。綠谷的反應也是一絕,撈過架上剩下半罐的中和噴霧往牆角噴去。

  「沒辦法,抱歉。」轟語氣平淡的說,退兩步離開保健室且識相的帶上門。

  他靠在保健室的外牆邊上等綠谷出來,沒多久復原女孩就回來了。意思意思的點頭打招呼,對方好像有些訝異為何自己在這裡出現,但也沒多問地進了保健室。

  然後就換綠谷出來了,他看上去很意外轟還在外頭。門打開時一股中和劑的味道飄出來,讓轟忍不住皺了皺眉。

  「那女的是怎麼回事?」他問綠谷。

  「啊……如你所見,就是一個經營科的學生。」綠谷說,他們並肩往大門的方向走,「濫用抑制劑身體承受不住,發情週期變調,信息素失調。」他頓了頓,「復原女孩說現在是稍微控制住了,但還是得多檢查一下。」

  轟也不是真的感興趣,他百無聊賴的嗯了一聲。


  綠谷癟著嘴乾笑,「抱歉,我身上都是中和劑的味道……」他說著說著慢下腳步,「我還有點事,轟同學先回去吧,時間也不早了。」

  轟本來以為他們會順理成章一塊走到車站,沒想到綠谷搔著臉痛快地把他呼之欲出的念頭摁熄在腦海。

  「我可以等你。」他幾乎是脫口而出,說完才驚覺這多咄咄逼人。

  還沒想到該如何改口,就見綠谷擺著手乾笑道:「不、不用了啦,已經耽誤轟同學很多時間了。」他語氣真切,貨真價實的不好意思。

  轟也察覺到自己這緊迫的態度稍嫌不妥,好像給綠谷帶來困擾了。他在心裡咒罵了自己幾句,看著對方說:「我知道了,明天見。」

  綠谷放緩臉色,傻氣的笑了笑,「嗯,明天見。」而後調頭快步走遠。

  「……」轟看著綠谷離開的背影,心下多少有些無奈,也不知道在落寞什麼。他平淡的嘆了口氣,腦中不自覺地浮現綠谷方才的神情。

  果然還是哪裡不對勁。

  他的臉色是不是有點糟?


  轟側著身子遲疑半晌,綠谷早已消失在前方的轉角處,腦中回溯著剛才面容蒼白的對方,轟抿著嘴開始胡思亂想。

  果然是跟自己交談會有壓力?畢竟在運動會中前期他可沒給綠谷好臉色看,一開始自我中心的下馬威,到了騎馬打仗結束向他說明較真的原因,這期間他對綠谷的態度是顯而易見的充滿攻擊性,而在那之後……

  那個人卻義無反顧的把自己拉離了深淵。

  念及至此,轟頓了一頓,他望著綠谷離開時經過的隅角,邊移動著腳步邊想,如果對方需要幫助的話——他不可能放著不管。而若是綠谷真的對同自己相處感到壓迫,轟甚至做足了稍微拉開距離默默遠觀的準備。

  他暗自祈禱事情不會發展成那樣。



  發現對方的路程並沒有多遠,轟在這層樓底端的男士洗手間前方停下,他看見綠谷頭低低的倚著水槽肩膀細細抖動。

  「綠谷?」他皺著眉輕聲搭話。

  綠谷抬起頭,臉色著實不佳,嘴唇下方的水光可推測方才不是在乾嘔就是漱口。「轟同學?」他顫動的聲音讓轟心裡一緊,「怎、怎麼還沒回去?」聽上去有些緊張。

  「你沒事吧?臉色很差。」

  「啊、呃,沒什麼大不了的。」綠谷稍稍結巴,「抑制劑的關係吧。」他乾笑道。

  轟愣了一愣,「抑制劑?」

  綠谷眨著眼看他,「嗯、在照顧那位女同學前復原女孩說,防患未然先吃了吧,怕突發狀況Omega的信息素會互相影響……轟同學?」見對方表情呆滯,綠谷伸手在對方跟前晃了晃。

  轟琢磨了半天,「綠谷你……是Omega?」這聽上去很不禮貌,但他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。

  「呃、嗯。」前者點了點頭,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搔著後腦說:「誒,轟同學會在意這個嗎……?」

  當然了。轟看著眼前略顯沒精神的綠谷,偏過腦袋陌生後怕的往上瞧他,模樣無辜又緊張,這副情景像極了某種討人疼愛的小動物。轟先試著安撫自己吵鬧的心臟,這顯然徒勞無功,他浮躁的移開視線。

  因為是你所以不管什麼事都會在意,會在意的不得了。他自暴自棄的想,因為是你。


  「我送你回去吧。」轟避重就輕的說。

  綠谷也沒有執著在自己的疑惑上頭,一下就進入話題:「不、不用了啦,太麻煩了,這沒什麼的!」他語氣誠懇,又有些躲避。

  「不會。」轟搖了搖頭,從隨身側背包裡掏出紙巾遞給對方,「不然一起去車站吧。」醞釀好久終於說出來了,感謝老天。

  綠谷嗯了一聲當作答應,接過紙巾點點頭道了聲謝,往自己濕漉漉的臉上擦了擦。反正車站算是必經之路,他務實的想。


  出校門時已近傍晚,只見橙紫色的雲邊上鑲著細細金線,不見夕陽本尊。轟走在綠谷身旁兩步外的距離,後頭淡淡清風簇擁。轟斜著視線看他,臉色還是有些糟糕,到了室外已好轉不少。要照顧好這位同班同學的使命感不知何時油然而生,可能是出於Alpha的本性,也或許是……

  「綠谷。」他打破沉默,「知道的人多嗎?」

  「誒、什麼?」綠谷愣了一下,倒也夠聰明不到半晌便明白,「啊、嗯……應該只有麗日同學跟飯田同學吧。」知道他是Omega這件事。「他們都是Beta,不介意的……平時也不太提這些。」

  聞言,轟點點頭表示了解。Beta對信息素很遲鈍,幾乎是感受不到的地步,本身也沒有特別的需求,自然不會造成困擾。

  他頓了一頓,「爆豪呢?」那火爆的性格沒懸念是個Alpha。

  綠谷眨了眨眼,晃著腦袋說:「小勝……應該不知道吧。」他狀似思考的模樣邊說邊想,「第二性別是在中學三年級轉化的,那時候……或再早之前,就不怎麼有交集了。」

  轟點點頭,也沒再多問什麼。他們已經快要到車站了,不確定綠谷回家的方向是否相同,他試圖在抵達目的地前慢下腳步。


  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,可以找我。」轟如是說。

  見談話對象輕描淡寫的說完,綠谷還沒意會過來,先是傻傻的頷首兩下,遲了半秒才理解句意。「咦、誒……?!」他覺得臉上有些熱,手擺在胸前揮呀揮的,「我自己可以處理好的,那個,呃……轟同學,不用……」說到Omega需要幫忙什麼的,果然是令人難以啟齒的那檔事。

  「沒事,你也幫了我很多。」轟若有所思的說,他臉也有點紅了。「你自己判斷,要是有什麼突發狀況,我候著。」

  綠谷很明顯不擅長這種話題,他支支吾吾一張臉脹得老紅,雙手搓著制服下擺緊張又窘迫。「謝、謝謝……」他摸不著頭緒的道謝一聲,「不過應該、不用啦,哈哈……」

  他們在夜色中道了別,氣氛是有點尷尬但還算融洽。列車疾駛而過的聲音讓轟的腦袋鈍鈍發脹,或是早在這之前腦子就一片混亂了。

  他自己也沒想到會說出那種話,某方面來講已經算是性騷擾了吧……誰叫對方是那個讓他上心的綠谷呢。轟在心裡暗暗的嘆了口氣。


tbc

邊碼邊想努力不坑

寫高中生ABO真是各種苦手&臉紅心跳呀......

评论(30)
热度(1386)

© 遊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