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轟出】好事多磨(11)

>ABO

  如果有人問綠谷,你覺得從轟焦凍嘴裡最不可能聽到的詞彙是什麼,那綠谷的回答恐怕就是這個了。

  砲友。

  「等等,轟同學……」綠谷神情緊張的將掌心朝外在胸前攏了攏,語句紊亂,「為什麼,呃,所以你認為我們現在的關係是,砲……」他實在說不出口。

  轟皺眉,看似不解。「不是嗎?」

  這個反問讓綠谷更難以招架,他哆嗦著手將領口整理好,視線完全不敢與對方交會。「呃……嗯……」用無意義的單音填補空白,腦子裡迅速思考著,對啊,如果在有性衝動的時候互相幫助,那就是砲友了。這不是很正常的推演嗎,不然還能是什麼……

  他還希望是什麼?


  見綠谷低頭不語,轟也有些無所適...

【轟出】有何不可

※吐物描寫有


  綠谷出久有不少壞習慣。

  一碰到英雄主題就開始滔滔不絕、思考時習慣把下嘴唇掐到紅腫、覺得自己要更努力所以常常拚命過度……

  拚過頭了。

  他看著眼前還保有一些午餐影子的混濁液體想。分泌物混雜消化到一半的食物味道有些刺鼻,口腔的不適感連動喉底的噁心,綠谷強忍住不斷湧上的難受,他的理智告訴他該撐到洗手間把剩下的部分吐進馬桶。

  班上同學的訓練還在繼續,大家聚精會神地盯著監控室的轉播。沒人會注意到剛下場的他跑到隔壁休息室的牆角嘔吐。這樣就好,這種程度還不用讓朋友們擔心,被歐魯麥特魔鬼訓練的那十個月他也沒少吐過。

  綠谷扶著牆哆嗦著腿站起,留意著不要踩到...

【轟出】一步之遙(16-20)

>十傑paro﹒私設如山

(11-15)


16

  之後比賽的考題又變回與牛頭對戰了,臭老爸可能在北方的邊疆只撈到那麼一隻變種的怪物。轟的思緒飄在遠處,戰鬥時也心不在焉的,有幸從小養成的反應跟習慣讓他輕而易舉地獲勝了。腦子裡充斥著綠谷的話、媽媽的話,許多聲音交雜在一起,攪得思緒混沌滯緩。

  但並不像以往那麼痛苦了,他想他該好好面對、好好思考,為了自己——也為了為他不顧一切的綠谷。

  在過去明朗起來的同時未來卻變得煙雨空濛。

  可能這就叫做成長,轟也是一知半解。


  準決賽結束之快。轟這場對手是飯田,即使飯田機動力跟爆發力很可觀,但始終沒辦法一擊必殺,輸給了一瞬...

【轟出】一步之遙(11-15)

>十傑paro﹒私設如山


(06-10)


11

  綠谷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旅店的,他滿腦子都是轟的事情。那滿溢悲傷的雙色虹膜,只要閉上眼便乍然浮現,揮之不去。

  所以當推開房門看見飯田的瞬間滯緩的思緒才拉回現實,他連忙驚呼一聲。「啊、呃,飯田君,抱歉。」綠谷手忙腳亂的搶先說道,「沒幫你脫身也忘了……帶宵夜。」

  飯田用鼻子笑了一聲,擺開手說:「沒事,綠谷君不提我也忘了。」然後正了正臉色,向眼前的同伴報告之後的發展:「憲兵隊調查出那魔物是黑市走私的貨品之一,隨著表面光鮮亮麗的迎春祭到來,黑市也會舉辦地下的拍賣活動。」

  飯田吞了口水,繼續道,「在運送過程中出了點差錯...

【轟出】一步之遙(06-10)

 >十傑paro﹒私設如山

(01-05)


06

  賣了身上的雜物,綠谷一行人目前的積蓄不愁吃穿,卻也未到富有的地步。

  麗日覺得能飽餐一頓後睡在溫暖的床上就夠了,手上的魔仗一甩一甩的顯現主人有多開心。飯田本來就是刻苦耐勞的類型,但能得到適度休憩也是滿心暢懷。

  綠谷也沒什麼怨言,只是……他下意識摸了摸腰間的劍柄。

  「啊、小久不是說上次對抗魔物時劍出現裂痕了嗎?」像留意到綠谷的心事凝重,麗日擔憂地問道,「街上應該有保養武器的店面,要去看看嗎?」

  綠谷苦笑:「剛剛去過了,嗯……並不便宜啊。」如果在這邊花錢的話想必之後會很吃緊的。

  飯田答腔:「...

【轟出】一步之遙(01-05)

>十傑paro﹒私設如山


01

  從地圖上來看,他們已經非常接近烈焰城了。

  飯田在湖邊打水,麗日湊在綠谷旁一起研究地圖,周遭是茂密的樹林,枝枒剝碎一地陽光。「嗚嗯……應該是這個方向沒錯……?」綠谷歪著頭單手向前筆畫,左側跟右側都是樹木,這舉動稍嫌白費力氣。

  「這些叢林遮住道路,真不知道該往哪裡走呀。」麗日苦惱的擠眉弄眼,「明明是烈焰城旁邊卻是森林,好不搭。」

  綠谷聞言無奈地輕笑。


  魔女麗日跟鎧甲武士飯田是他這趟旅行的夥伴,他們說好一同前往遙遠北方的魔王巢穴,一路上除了驚險的冒險故事,當然還有生活物資的煩惱。若方向沒錯的話,他們應該用不著多久就能抵達烈...

【轟出】馬兒日記

>十傑paro


  大家好,我是一匹血統純正的白馬。

  最近隨同主人出城修練,儘管外頭魔獸紛擾,主人還是毅然決然踏上了旅途。我的主人是城主的第三王子,天賦異稟深受其父親寵愛,但主人絲毫不領情的樣子。

  城主長年身上總是有烈火圍繞,我覺得挺恐怖的。主人的左側也會放出火焰,但比較常使用的還是右側的冰凍,所以主人臉上的表情才會萬年如一的冷冽吧。

  我也覺得這挺恐怖的。


  出城之後,在還沒離家很遠的地方,主人遇見了三位冒險者。一個滿身鎧甲的劍士、一個頭頂巫師帽的嬌小魔女、以及一個普通到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……穿著綠色馬甲的人。

  他們攀談了一下,我聽不懂人類的語言...

【轟出】好事多磨(10)

>ABO



  「?」下課時間,綠谷結束了洗手間往教室的方向走,看著跟前牆角鬼鬼祟祟的兩個身影,沒多想就開口:「上鳴同學、峰田同學,怎麼了嗎?」

  「!」上鳴眼疾手快的按住發問者的嘴,一手猛地壓下綠谷的腦袋,他們三人在牆邊擠成一團。

  峰田對他擺出噤聲架式,同時用力噓了一聲。

  「唔唔……」上鳴的力氣不大,要掙開一點也不難,但他倆明顯不想發出太大動靜,還不清楚狀況前綠谷也不敢輕舉妄動。應該是在觀察什麼?綠谷推測,對上鳴比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,上鳴放開了他結束了這小段窒息屏氣。

  綠谷開竅得快,小心翼翼探出牆角視察,果然立馬知道這兩人躡手躡腳在演哪齣了。

  「誒?...

【轟出】沒轍

>十傑paro


  每年一度的春日祭典結束過後一周了。

  綠谷住在主城的西南方,他下床後先是動動手腳,春日體育祭的比武項目他可挨了不少傷,所幸城裡的治療師處理得當機立斷,賜他靜養一周方能自由活動。綠谷平常都是跟著師父在城外修練,但他的師父是個大忙人,為了對抗魔物矯正世界奔波。

  這座城能如此和平也是師父的功勞啊,要快點變得像師父一樣厲害才行。綠谷在心底自我勉勵,抱起床頭邊上厚重的古書,用銅器的反光檢查了遍儀容,摸了摸綠色馬甲下的錢袋,一切就緒。

  他的活動範圍通常是在城外,但也有需要進城的時候,像是上次的體育祭,像是現在要去還從城裡借來的書。增長知識是很重要的一環,這不...

【轟出】好事多磨(9)

>ABO


>>>【wb補檔】<<<

>>>【請先閱讀.上次的肉後續】<<<


  當房間僅剩他一人時綠谷的腦子才頓頓地運轉起來。跟轟同學做了那檔事啊……到現在才遲遲覺得不可思議,在他的認知中朋友之間大概是不會做這種事的。不過剛好一個是Alpha另一個是Omega,才各取所需發展成這樣嗎?

  在答應到他家來時就有想過這個情形了,一切發生於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。綠谷側躺在涼意遍遍的塌塌米上,木質檀香混著轟同學特有的氣息,而他也同環境融為一體。

  他到底是出於Omega本能在跟轟同學做愛,還是身為綠谷出...

1 / 3

© 遊坊 | Powered by LOFTER